Top
首页 > 财经 > 创富故事 > 正文

哑火的共享充电宝 :赛道一年未融一分钱 头部掐架传8亿卖身专利碰瓷

易闻网 易闻网 2018-12-25 10:57:54
[摘要]   街电科技和来电科技的机柜。  “ofo的谢幕音乐已经响起,共享汽车途歌也身陷资金不足的泥沼,押金难退,拖欠供应商欠款,败走麦城或已成定局。随着赛道头部企业的退场,共享经济是否仅是一个童话故事?  近段时间多个

  街电科技和来电科技的机柜。

  “ofo的谢幕音乐已经响起,共享汽车途歌也身陷资金不足的泥沼,押金难退,拖欠供应商欠款,败走麦城或已成定局。随着赛道头部企业的退场,共享经济是否仅是一个童话故事?

  近段时间多个共享类赛道惨遭折戟,与之相对的是,共享充电还在不温不火地活着。不过,其中两家头部企业陷入了专利纠纷。

  昨日晚间,街电CEO原源发朋友圈直指来电私自挪动用户押金,来电CMO任牧表示,街电的免押金服务相对于来电晚了11个月,而且该项服务的订单量超过70%,因此,不存在挪用押金的情况。

  2017年,各种以“电”命名的充电宝项目平均两天就冒出一个来,赛道项目数量在一个月内激增22个,参投机构近40家。40天融资12亿,共享充电赛道热度一度达到顶峰。

  2018年进入倒计时,寒冬料峭。街电科技爆出来电科技寻求街电科技8亿元收购的消息。

  “行业内一家头部公司都在寻求卖身,可想而知我们现在有多难......”共享充电创业者吴澜在寒风中无奈的对铅笔道讲述行业的现状。

  一名共享充电企业员工告诉铅笔道,今年公司内部预算明显减少,大家都过的紧巴巴的。

  继2017年12月30日小电科技完成B+轮融资后,2018年的共享充电赛道一年未融资,投资人不再关注也无人接盘,内部输血、专利诉讼以谋取生存 ... ...身处寒冬之间,行业各玩家都在寻求自救。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网红”街电因专利败诉

  11月30日下午,共享充电企业来电科技(以下简称:来电)起诉街电科技(以下简称:街电)专利侵权一案做出终审判决,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被告街电科技终止侵权行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制造涉案Anker设计 12 口产品并赔偿原告来电科技经济损失200万元。由于我国是二审终审制,街电科技不能再提起上诉。

  街电与来电之间长达两年的诉讼案终于落下帷幕。“来电科技总部在深圳,陈欧的公司在北京因侵犯专利而败诉,这个结果的确始料不及”,共享充电从业人士尹飞(化名)这样告诉铅笔道。

  据相关人士透露,街电的Anker设计 12 口充电柜为公司的主力机型,一台机器的成本为1000-2000元,街电旗下充电柜机器数量为50万台左右,而Anker设计 12 口机器数量占比至少20%。

  判决结果出来当天,街电科技在官微发出一则声明,文中对审判结果表示震惊,会申请再审。随后将进行涉及侵权的产品升级改造,另外表示,因为仅涉及简单模块的改造,所以短时间内即可完成,并不会影响街电的正常运营以及用户正常使用产品。

  街电公关负责人告诉铅笔道,街电这段时间在对机器进行升级,正如声明中所说,街电尊重规则,所以对于涉及官司的产品,我们将在短时间内完成升级。

  而街电的另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街电90%的机柜已经升级,其中,北京深圳等大部分一二线城市涉及侵权的机构100%升级完成。之后将不会再有任何专利侵权的事情发生。

  字里行间得知,街电正在尽快完成侵权机柜升级,而对于升级后产品是否还会涉及侵权事项,来电科技CMO任牧告诉铅笔道,“侵不侵权,法院说了算”。

  12月23日晚间,街电科技CEO原源发布一则朋友圈,文中大意为,街电机器已经完成升级且通过司法鉴定。现在的产品已经不涉及来电的专利侵权,而街电的市场份额本周环比提升10%。

  值得注意的是,原源还讲到来电私自挪用用户押金的内容。铅笔道就此向来电CMO任牧问询来电是都否挪用押金的情况,他表示来电在2016年11月份开始免押金服务,是全国第一家免押金的企业,而街电是2017年10月份开启免押金服务,后者相对于来电免押金服务晚了11个月。

  任牧还讲到免押金下的订单量,目前,来电的免押金租借的订单量已经超过70%,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来电不会涉及挪用押金的情况。

  街电科技CEO原源的朋友圈。

  原源朋友圈发出后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来电科技CMO任牧通过朋友圈回应道,“街电还有大量未升级完成(的)设备,即使升级后产品搞的所谓‘司法鉴定’也是花钱请人做的,法庭没有认可,无法律效力。不懂法就是这么容易自信”。消息中同时否认来电8亿元寻求街电收购的事情。

  来电科技CMO任牧在朋友圈对原源发出的消息进行公开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街电在声明中不仅公开了公司日后的产品升级计划,还爆出来电科技利用专利碰瓷、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手段,要求街电科技以远超市场价8亿元收购来电科技,并表示有全程录音为证。

  对此,任牧回应不相信有8亿元收购这回事,敦促街电公开所谓的录音。而街电公关负责人表示:我们有录音,暂时不方便对外公开,来电甚至要求街电对其进行远超其市场价值的收购。

  铅笔道据此联系了街电科技公关负责人,他向铅笔道确认了来电开价8亿元寻求街电收购的消息。“我们不会因为专利侵权事件而接受无底线的敲诈,专利败诉的结果对街电没有影响,待产品升级后就不会再涉及相关问题了。”

  不过,铅笔道未从街电获取到声明中提及的录音资料,对方称现在还不方便对外公开。

  街电在官微发出的声明。

  2017年5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来电起诉街电侵害实用新型专利纠纷案。2018年4月,法院正式开庭审理街电与来电的专利诉讼案。

  次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结果:街电科技侵权来电科技,需赔偿后者经济损失费用200万元。街电方面对审判结果提出异议,认为一审法院事实认定存在偏差,遂再次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而二次审判结果为维持原判,即为文章开篇的那一幕。

  12月12日,街电COO何顺发出全员内部信,邮件开篇“寒冬将至,征程再起”,街电即将闯过第二个年头,一家创业公司在前两年是最难的,商业模式需要被证明,内部体系和流程需要不断去完善。电充电宝曾被偷、被撬电池,公司不断被人造谣和恶语中伤......专利案出现出人意料的转折,但不会接受无底线的讹诈。

  另外他还提到,专利设计的技术功能非常局部和微小,很容易规避......应对设备升级,已经找到快速便利的升级方案.......

  街电科技COO何顺面向全体员工发出的内部信。

  判决结果发出当日,来电在微信公众号中也发布了官方声明,官宣专利案胜诉的消息。

  来电在微信公众号中发布声明,宣布专利诉讼胜利及法院审判结果。

  来电的“喜讯”恰是街电的“噩耗”。从街电和来电双方声明对弈中看出,这场专利诉讼案并不会就这样结束,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开始。

  “来电科技开价8亿元寻求街电收购”事件是否属实?来电科技CMO任牧对铅笔道记者回应:呵呵,走着瞧!其否认声明内容的真实性并表示来电可以起诉街电侵犯公司商誉。

  铅笔道继续追问来电科技是否有寻求外界收购的意向,任牧对此回应,“显然没有,我们在考虑收购同行的问题”。任牧表示,收购标的现在不方便透露,但是明年的共享充电行业会有非常大的格局变化。

  行业爆出“8亿元收购”竟鲜为人知

  行业人士认为,街电和来电围绕专利展开的一场厮杀,某种程度上反映共享充电市场容量有限,想要扩大线下场景规模、获得更多用户,利用专利整垮对手是除了卖力地推扩大商业版图的第二种办法。而来电科技也的确常年游走在维权之路上。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来电科技成立于2014年8月,属于较早一批共享充电公司。曾有媒体报道,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曾在2004年开办电池厂,厂内工人数量达到三四千人。

  2013年12月,充电宝销售接近饱和,销量面临巨大压力,原本生产充电宝的袁炳松至此转变为一名共享充电创业者,开始了充电宝租赁之路。

  与互联网公司基因不同,正是由于来电前身为电池制造商,这家公司的技术专利意识要明显强于同行业竞争对手。

  铅笔道从企查查数据中看到,来电从2015年2月起拿到第一项技术专利,截至2018年11月30日,来电已获得的专利授权总数达94项。

  “来电科技的创始人是做电池制造传统产业出身,因此关于技术专利方面的意识要强于多数互联网从业者。”某家头部公司员工陈帆(化名)这样介绍来电。

  来电科技申请的第一项专利技术。

  企查查数据显示,来电科技专利技术共94项。

  据相关媒体统计,2017年3月,来电短时间内对多家共享充电公司发起24起专利侵权诉讼,索赔金额累计达到6000万元。

  街电科技起步于2015年11月,相对于2014年前成立的来电科技,街电显得“年轻”了不少。

  2017年5月,“为自己代言”的陈欧宣布以3亿元收购共享充电企业街电科技60%股权,并亲自出任街电董事长。此外,陈欧公开表明态度,未来3个月内,聚美优品将继续注入街电几十亿资金。

  “国民老公”王思聪通过微博隔空喊话:“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陈欧与王思聪吃翔的赌注还有没结果,街电与来电间堪称行业经典话题的专利诉讼案终于有了阶段性进展。

  利用专利诉讼抢夺市场份额,这种维持企业运营的方式是否合理?

  南方都市报援引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曾接受投中网采访,并表述了自己的看法,专利权本身就是一种合法的垄断,基于技术创新去占领市场、获得相应的商业回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知名自媒体人林华则认为,一些资深IT人认为只有发展不佳的企业才会把专利诉讼作为盈利的模式,运营良好的企业会集中精力关注发展而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专利诉讼。

  铅笔道在了解共享充电行业时,就外界对街电、来电诉讼案的负面评价采访多位业内人士,一名创业者举出郭德纲的经典语录来形容,说相声都盼着死同行,同行死了,自己不就熬成一号艺术家了嘛。

  而郭德纲当时的下一句话是,别看德云社现在如何如何,相声这个行业是越来越不景气了。郭德纲的这番话放在共享充电宝行业同样受用。

  来电科技能否依靠专利诉讼在行业内独据一方还犹未可知,只是,经历过2017年的融资潮后,共享充电行业的弊端逐渐暴露在日光之下,市场容量小、行业发展缓慢等是造成公司借助专利技术抢占市场的直接原因。

  现如今,共享充电赛道玩家基本仅剩下小电、来电、街电和怪兽四家比较熟知的公司,外界称其为“三电一兽”,来电和街电作为业内知名企业其中之二,爆出“来电科技8亿元寻求街电科技收购”的消息后,铅笔道走访多位共享充电创业者,他们对这件事竟毫不知情。

  资本弃子:共享充电

  “行业内一家头部公司都在寻求卖身,可想而知我们现在有多难......”吴澜(化名)无奈的讲述行业的现状。

  共享充电行业本质就是B2B2C,充电宝使用率不足必然会亏钱。

  2018年共享充电赛道融资热度骤降,投资人已经不再关注,企业外部融资面临巨大困难,只能依靠内部输血,“我们公司今年的预算明显减少,很多时候连吃饭都不能报销,大家都过的紧巴巴的”。

  共享充电本质上是一门出租充电设备的生意,在手机没电时候即时场景内解决一下暂时需求,通过技术实现借出、归还和付费的服务。

  行业本可以在市场成本、设备成本和运营成本相对平衡的基础上进行循序渐进的发展和经营。由于资本的加入致使一家初创型公司需要在本就不成熟的商业模式上快速扩大业务,例如抢占点位等,从而形成一种揠苗助长的势态。

  企业不能遵循正常的生长周期,出现问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铅笔道据来电和街电的诉讼事件联系到一位业内人士吴澜,他向铅笔道分析,资本已经不关注共享充电了,因此来电的融资难度会很大,另外也折射出来电对自身盈利能力没有信心。毕竟来电是行业内早期玩家,而来电从2015年就开始申请专利,因此,这家公司对行业的布局相对于其它公司要早很多。

  共享充电创业者李淳(化名)告诉铅笔道,2017年,无论是阵地成本还是运营成本,各项成本被相继拉高,资本需要数据来证实投资价值的成立,随之各类假数据、假运营相继爆出,这种环境下,小公司很难生存。

  共享充电机柜最初入驻商家是免费的,为何最终演变为企业的一项巨大支出呢?李淳说道,其实早期商家对于充电柜入驻是免费开放的,讽刺的是,商家的收费行为却是业内公司培养起来的。

  市场盘子太小,只有共享充电使用量高的场景才有机会盈利,而这种场景非常少且入驻成本在不断增加。每家公司都觊觎优质场地,行业竞争对手间不断抬高入场费以求入驻,这才使得入场费用水涨船高。

  整体来讲,共享充电宝使用频次太低,因此很难形成规模化效应。“整个商业模式很难有商业延展的故事和空间,即使实行产业整合,想象空间也不大”。

  “目前的市场玩家全靠高额的入场费和少数共享充电宝使用量高的场景才有机会实现盈利,而当下的公司都在死撑......”李淳继续说。

  双创时代下,判断一个行业是不是“风口”,融资的速度和金额成为风向标。

  2017年4月,共享充电行业经历一番密集融资,40天融资12亿,企业数量一个月内激增22家,参投机构一度达到40家,共享充电赛道当年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2017年11月23日,怪兽充电获得老股东蓝驰创投、广发信德、高瓴资本等,融资金额为2亿元。几天后,小电科技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为元资本、鼎晖投资、道生投资、腾讯投资等,和怪兽充电一样,多为老股东投资。

  风口短暂如烟花。最早在2017年10月左右,共享充电赛道已经没有后来者加入,行业高频的融资节奏似乎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据统计数据显示,共享充电行业公司总数曾至少达到44家。2018年即将结束,这个行业仅剩下街电、怪兽、来电和小电几家较为常见的公司分别以不同的形式活跃在市场上。

  吴青峰(化名)是一家头部共享充电企业的高管,他介绍道,“来电科技是一家相对来说比较传统的公司,而小电、怪兽和街电的核心是互联网公司,传统公司迫于市场压力会学习互联网公司的运营方式”。

  互联网公司效率比较高,但是不会在充电领域死磕,因此,共享充电行业会遭遇大起大落多数是因为以互联网思想定位的公司前后调整业务的结果,而一家传统公司则可以慢慢发展。

  2017年,梅花天使创投吴世春接受界面采访时,讲述了自己离开共享充电赛道的原因。共享充电本身就是一个不大的市场,相对于单车市场来说容量小太多了。吴世春决定投的时候,它并不是风口,到了4月份,赛道突然涌进很多公司,商家也开始收高昂的入场费,一个本身低毛利的生意就这样变得无利可图,项目也随即失去投资的价值。

  2018年资本市场环境整体下行的情况下,共享充电行业受到集体考验。但是,2019年会比2018年好一些。

  今年以来,共享充电多家头部企业在传出公司已经实现盈利的消息,相对应的事,网上已经很难看到共享充电相关的新闻报道出现,行业一夜入冬致使这个赛道已经不再吸引外界关注。来电科技CMO任牧曾告诉媒体,不上头条,不再风口不是坏事,恰恰意味着这个行业已经真正深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

  北风卷地白草折。无论2019年共享充电赛道是否真正回暖,但是,40天融资12亿的记录俨然成为行业历史。漫漫寒冬,共享充电行业,也要耐心“熬”到下个春天。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铅笔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上一篇:瑞幸咖啡的资本催熟游戏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